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水果奶奶免费马报 > 韦科 >

93年到01年 中国有哪些重大发展?

归档日期:09-09       文本归类:韦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至于中国申奥成功还与中美关系,中国经济影响力,世界经济一体化趋势等方面有关。

  第一阶段是从1993年到1997年。1993年政府调控的主要目标是针对经济总量出现投资过热,一些地区一窝蜂地建开发区、大上工业项目,用大量的银行贷款搞房地产。从1993年到1994年,通货膨胀率上蹿到两位数,形势很严峻。当时的投资主体还不是真正的市场主体,刚从计划向市场转轨,企业没有自负盈亏、自我约束机制。当时如果政府不及时调控,国有企业亏损以及民营企业向银行的贷款一旦成为呆账,最后都得由国家来兜底。所以,1993年宏观调控采取的是“急刹车”措施。这种办法受到多方面的争议,比如指责外汇储备多了,说“一个工业项目也不准上”是用行政手段压制发展等等。现在反过头去看,1997年金融危机,为什么香港受到冲击而内地安然无恙?其实就得益于1993年以后的宏观调控。这样稳住了金融,化解了风险,批评之声随之消失。如果当时不用行政手段,不用一刀切的办法就调控不住。1998年:双向带动扩大内需

  第二阶段是从1998年到2002年。这次政府调控的任务不是控制需求,而是扩大内需。1999年,国务院又提出发挥投资与消费对国内需求的“双向带动”作用,并出台了相关的消费信贷政策,鼓励人们实行信贷消费。也就是说,到2002年,我们一直是在扩大内需。不过,重复建设还是有控制的,同时也注重结构问题。比如,由于加工工业过剩,所以国务院明确国债资金不搞加工工业,而把重点放在基础设施上:农林水利基本建设,能源、道路交通,城乡电网改造,粮食仓库,生态环境保护等。2003年:点刹而不是一刀切

  第三阶段是从2003年下半年到现在。宏观调控提出两道闸门:耕地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金融实行紧缩政策。这次调控与前些年显然又不同了,但这次是不是压缩总需求,现在有分歧。有人说,GDP增长超过9%,政府须得对总量予以调控;更多的学者认为,总量增长是否过热,不能单看GDP。的确,对一国经济运行状态作判断,不可只看一个指标,而是要看三个指标的配比。这三个指标分别是:GDP、财政收入、通胀指数。假如GDP增长超过财政收入的增长;而通胀率又高于GDP的增长率,那我们可以肯定,经济一定出现了过热。因为财政收入反映的是经济效益,通胀率是供求失衡的信号。财政收入跟不上GDP增长,说明经济运行效益不佳;通胀率跑到GDP的前面,则表明需求过旺,供应严重短缺。相反,若财政收入快于GDP增长,而GDP增长高于通胀率,就无论如何得不出经济过热的结论。从统计数字看,去年我国GDP增长9%;财政收入增长20%;而通胀率不到4%。可见当前中国经济的问题并非总量失衡。年初,总理也曾指出,此次宏观调控,是点刹,不搞一刀切;而且要适时、适度、有效。言下之意,今年的调控非比往常,针对的不是总量而是结构问题。

  说当前中国经济的症结在于结构失调,并非主观臆断。人们可以感受到的事实,就是煤、电、油全面吃紧。由此,有人便把能源短缺,归罪于近年来高能耗产业的突飞猛进。于是钢材、水泥、电解铝等行业首当其冲,一时间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经济学看问题,恰恰不是单视角的。从供给方面看,煤、电、油短缺,的确可以说是高能耗行业发展过快了;但同一个问题,若从需求角度看,却又可以说是能源发展滞后所致。观察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就不一样。所以对如何调整结构,我们也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压长线,求短线平衡;二是补短线,求长线平衡。对此,学界分歧很大,而且各执一词,互不让步。

  调整结构,照理说,补短线以求长线平衡,本是治本之策,是积极的平衡。但困难在于,补煤、电、油的短腿,并非一日之功。发展能源产业,一要受资源条件的限制;二是要假以时日,不能一蹴而就。不过值得指出的是,如何压长线,必须发挥“两只手”的作用:一是市场“看不见的手”,一是政府“看得见的手”。经济学研究表明,由于诸多原因,市场与政府,都有可能失灵,都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但如果“两只手”能分工合作,则可互补长短,相得益彰。比如对当前钢材、水泥、电解铝等生产是否过热,政府与投资商的判断截然不同,既然有很大不同,一时难以裁定,那么政府就不必“一刀切”。不然,万一是政府看走了眼,几年后钢材、水泥不是过剩,而是短缺,那就会拖经济发展的后腿,悔之晚矣。反之,如若完全听任市场调节,将来万一市场突变,供大于求,则又会造成大量的积压浪费。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两全之策,即让政府与市场各司其职,分而治之。具体地说,就是政府管住政府投资,放开民间投资。这样一来,即使政府判断有误,由于放开的是民间投资,就不致造成今后太大的被动;同样道理,即使民间投资真的过热,但由于政府压缩了投资,也不会造成太严重的过剩。

  最后还要强调一点,用“看不见的手”调整结构,就是充分利用价格信号来配置资源。价格是调整结构的最好杠杆。要尊重价值规律,一般情况下政府不要直接制定价格,而让市场供求决定

  香港澳门的回归 其实中国是综合的突飞猛进 象经济上和军事上,但是标志性的事件 我不太清楚,

  第一阶段是从1993年到1997年。1993年政府调控的主要目标是针对经济总量出现投资过热,一些地区一窝蜂地建开发区、大上工业项目,用大量的银行贷款搞房地产。从1993年到1994年,通货膨胀率上蹿到两位数,形势很严峻。当时的投资主体还不是真正的市场主体,刚从计划向市场转轨,企业没有自负盈亏、自我约束机制。当时如果政府不及时调控,国有企业亏损以及民营企业向银行的贷款一旦成为呆账,最后都得由国家来兜底。所以,1993年宏观调控采取的是“急刹车”措施。这种办法受到多方面的争议,比如指责外汇储备多了,说“一个工业项目也不准上”是用行政手段压制发展等等。现在反过头去看,1997年金融危机,为什么香港受到冲击而内地安然无恙?其实就得益于1993年以后的宏观调控。这样稳住了金融,化解了风险,批评之声随之消失。如果当时不用行政手段,不用一刀切的办法就调控不住。1998年:双向带动扩大内需

  第二阶段是从1998年到2002年。这次政府调控的任务不是控制需求,而是扩大内需。1999年,国务院又提出发挥投资与消费对国内需求的“双向带动”作用,并出台了相关的消费信贷政策,鼓励人们实行信贷消费。也就是说,到2002年,我们一直是在扩大内需。不过,重复建设还是有控制的,同时也注重结构问题。比如,由于加工工业过剩,所以国务院明确国债资金不搞加工工业,而把重点放在基础设施上:农林水利基本建设,能源、道路交通,城乡电网改造,粮食仓库,生态环境保护等。2003年:点刹而不是一刀切

本文链接:http://dinetap.com/weike/1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