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水果奶奶免费马报 > 科珀斯克里斯蒂 >

如何面对变态杀手?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科珀斯克里斯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北京时间4日夜,据德国图片报报道,加拿大“残肢邮寄案”嫌犯、29岁色情男星马尼奥塔在柏林一家网吧被捕。马尼奥塔涉嫌将33岁中国学生林俊杀害并猥亵,整个过程被录像并上传网络,部分尸块还被邮寄至加拿大两大政党总部。连日来,过去仅限于电影剧情的惨案接连不断,触目惊心之余,给观者留下怎样思考?

  5月26日,31岁的迈阿密男子鲁迪•尤金,突然袭击路边流浪汉,并几乎将受害者的脸全部咬了下来。警方不得不连发至少6枪将其击毙。“食脸男”事件引发了大量的猜测,有人声称他的DNA“与人类不符”,也有人说可能是感染了“丧尸病毒”,其中最靠谱的猜测,是因为他服用了LSD。但根据目前迈阿密警方的消息,他很可能是服用了一种被称为“浴盐”的新型毒品。

  加拿大《环球邮报》援引蒙特利尔当地法文媒体(La Presse)的报道称,近日在蒙特利尔和渥太华两地发现人体碎尸可能是来自中国武汉的留学生林俊。据悉,林俊是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留学生,在警方发现尸体前数天失踪。

  男演员卢卡•罗科•马尼奥塔涉嫌将林俊杀害后奸尸,并把分尸录像上传互联网。涉嫌杀人的男子还将遇难者手脚寄往加首都保守党和自由党总部。

  网上流传的短片显示,有人用冰锄狂刺一名年轻男子。在将受害者分尸后,杀人者还吃掉了部分人体组织。警方分析后认定,这些内容是真实的,同时锁定马尼奥塔为视频中的作案者。

  据美国媒体5月31日报道,继日前美国迈阿密街头发生啃食人脸的骇人事件后,马里兰州又发生一起食人惨案。21岁的摩根州立大学学生亚历山大•金尤阿承认自己5月25日杀害了室友,并吃掉了对方的大脑和心脏。

  5月29日晚上,金尤阿的父亲打电话报警,称金尤阿的兄弟在家中地下室的金属罐子里发现了人体残骸,一个头颅和两只手。警方搜查了这处住宅并逮捕了金尤阿。经过审讯,金尤阿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称他不仅杀害了室友,还将尸体解剖、肢解,吃掉了受害者的部分大脑和全部心脏。金尤阿称,他把大部分尸体残骸丢弃在了一处垃圾箱中。目前,警方已经以一级谋杀罪名对金尤阿进行指控,但其作案动机并不清楚。[详细]

  经过20多天的昼夜侦查,公安部刑事专家工作组和当地公安机关深入开展走访调查和现场勘验,进行了大量的物证鉴定和DNA比对。现已证明,有11名男性遇害。目前,警方已与遇害者家属取得联系。

  犯罪嫌疑人张永明系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人,现年56岁,1979年曾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曾多次减刑,于1997年出狱返回晋宁老家。经警方侦查,自2008年以来,单身独居的张永明在其居住地附近行人稀少的路段,趁人不备,对单独行走的受害人实施暴力袭击,致受害者死亡后,通过碎尸、焚烧、掩埋等多种方式销毁罪证。

  6月2日,湖南浏阳发生一起碎尸惨案。在一个四层的商住楼顶发现白色的泡沫盒装,这个装菜的箱子被用来装碎尸并拌上厚厚的食用盐。死者为女性,因尸块高度腐烂无法判断年龄。据此楼上的住户介绍,难闻的臭味已持续多日,刚开始是怀疑死了老鼠,直至有住户请来清洁工才发现碎尸。

  经初步确定死者身份,并认定死者丈夫叶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迫于强大压力和亲朋好友规劝,犯罪嫌疑人于当晚22时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当中。[详细]

  加拿大分尸案中,左为来自武汉的33岁的受害者留学生林俊,右为29岁的加拿大籍凶手卢卡·罗科·马尼奥塔。

  变态杀手总是不断被文学作品所呈现,他们犯案的动机更一再被各种学术研究探讨,其中的典型案件对于了解变态杀手神秘的内心世界,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1995年一部名为公民X(Citizen X)的原创电视电影诞生,该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剧情描述一名苏联的刑警花了八年时间追查一名极为凶残的连环凶手,此人在1982至1990年间在南方一个偏僻的火车站杀死了五十二名妇孺。

  该片原型正是安德列•罗曼诺维奇•奇卡缇洛。1936年10月16日他出生于亚布洛奇耶(Yablocheoye),国籍为前苏联。前苏联战时的以及战后的动荡造成了他成年后的性功能障碍以及报复社会的心理;他通过猥亵年轻妇女及男童并将他们杀死后奸尸以获得性满足,作案地区横跨整个俄罗斯,尤其集中在罗斯托夫(Rostov)、莫斯科(Moscow)、圣彼得堡(St.Petersburg)等地。

  奇卡缇洛往往将被害人骗至森林等人迹稀少的隐秘所在(借口通常是请他们驾驶并不存在的汽车,或者参观并不存在的房屋),将被害人扼死或用刀反复戳刺腹部致死(被害的妇女与儿童对身高一米九三的奇卡缇洛几乎不可能实施任何有效的反抗),然后进行奸尸、虐尸,并剖取尸体的器官食用,他甚至声称“最喜欢”饮用被害人的鲜血。

  奇卡缇洛每次行凶都有一个残忍的共同点就是将被害人的眼球取出。奇卡缇洛案的审判法官莱昂尼德•阿库布扎诺夫(Leonid Akubzhanov)在判决书中对他的暴行叙述为:“他(奇卡缇洛)咬下被害人的舌头,割下他们的性器官,打开他们的腹腔,最后将他们折磨致死”。由于其一贯将被害人开膛破肚的残暴手段,奇卡缇洛被冠以“开膛手”的绰号;又因为他经常将被害人诱骗至森林地带杀害并掩埋尸体,也被BBC等媒体称为“森林地带杀手”。

  经过长时间的审理,法院最终于1992年10月15日判处奇卡缇洛死刑,但是由于当时前苏联社会动荡,政局不稳,包括司法机关在内的各个部门均自顾不暇,反而使奇卡缇洛多残喘了几年。当苏联解体、叶利钦上台后一度对奇卡缇洛签发过特赦令。奇卡缇洛最终于1994年在狱中被执行死刑。

  奇卡缇洛案的调查员阿米尔克汗•雅迪耶夫(Amirkhan Yandiyev)说:“他的目的是性行为”。该案的检察官对奇卡缇洛的评价则是:“他对被害人没有任何的悔恨,他所同情的只有他自己”。更有传言说一个日本人欲出资百万购买奇卡缇洛的头颅用以研究这个拥有明确性动机的变态连环杀手。

  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教授就中国留学生加拿大遇害案分析认为:“不同的年代都会有一些变态心理的案件。这里的变态心理问题有些涉及到他们的成长背景问题。依恋,是人情感发展的起点,也是对人的心理发生异常起决定作用的东西。”

  “很多变态往往在早年,缺乏在情感方面的依恋关系,没有让他选择依恋的人。到他成年之后,他的情感缺失越来越严重,所以他们成年之后都有一个表现特点,他们生活上没有朋友,甚至跟家人的关系也很淡,社会性的缺陷比较明显,而且婚姻也会有一些问题,所以最后他们把人视为冷漠的、没有情感,甚至是把人当做物品、食物一样来对待。这就是到最后出现变态的过程。”

  奇卡缇洛的哥哥斯特凡(Stefan)就是在1931年大饥荒中失踪的。奇卡缇洛的父母认为年幼的斯特凡很可能被邻居吃掉了(这在当时属于很正常的“意外”)----奇卡缇洛从懂事开始就被不停地灌输这一观念。中年丧子的悲痛既值得同情,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奇卡缇洛夫妇恐怕忽略了他们第二个儿子安德列•奇卡缇洛是否也能正确理解他们的感受。

  自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国家进入了风雨飘摇的混乱时期,奇卡缇洛5岁时目睹了母亲被入侵苏联的德国士兵,这很可能是导致他成年以后出现性功能障碍并很难进行正常的性生活(虽然多年以后他的妻子给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但是长期的性压抑仍旧使他开始盲目寻找发泄的途径)。

  他的父亲在德国入侵苏联期间被逮捕并关押在集中营里,最后凭借坚强的毅力得以生还。而在那个年代荒谬的政治背景下:一旦被敌人逮捕,牺牲了是“民族英雄”,活下来就一定是“背叛了革命”----他的父亲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红色苏维埃政权的叛徒。由于有一个“叛通敌”的父亲,奇卡缇洛的家庭被当时整个苏联社会所唾弃。奇卡缇洛家庭的遭遇也许并不是最悲惨的,但是奇卡缇洛由此逐渐形成的反社会人格却在随后而来的和平年代中以一种最为疯狂的方式爆发了。

  “我是自然界的一个错误,一头疯狂的野兽”。这是奇卡缇洛认罪后对自己的评价;但是,需要对这至少50多条无辜生命负责的,恐怕不只是奇卡缇洛这一个“错误”。

  由于苏联一直不承认社会主义国家存在连环杀手,媒体也一直宣称连环杀手是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衍生物,这对案件的侦破方向产生了错误的引导;当时新闻媒体也处在禁锢下,致使人们对社会上潜伏着这样一个恶魔一无所知,从而缺乏应有的警惕性;当时苏联的种种制度上的弊端造成了奇卡缇洛能够疯狂作案12年之久,尽管他最终被裁判要对约53起谋杀案负责,但许多学者认为奇卡缇洛大概共犯下了70宗命案。

  除了上文中已广为人们所熟知的家庭社会因素,极端杀人狂的出现还与什么因素有关?

  2006年俄罗斯媒报道,莫斯科警方6月18日在破获一起公园女子凶杀案时,逮捕了32岁的杀人嫌犯亚历山大。经调查,亚历山大性格孤僻压抑,至今未婚。让人不寒而栗的是,他不仅先后在莫斯科公园内杀害了14人,而且还在莫斯科其他地方先后犯下了52宗命案。他总共夺去了66人的生命。

  莫斯科资深犯罪心理专家米哈依•维诺格拉多夫认为,种种迹象显示,亚历山大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甚至出现了早期精神分裂症症状。由于不幸的家庭环境,导致他无法像同龄男子那样与女人正常交往,而只有在实施杀人的过程中才能得到一种变态的性快感。

  对于迈阿密啃脸事件中的肇事者,最靠谱的猜测,是因为他服用了LSD。但根据目前迈阿密警方的消息,他很可能是服用了一种被称为“浴盐”的新型毒品。

  2012年1月,《药物毒理学杂志》(J. Med. Toxicol)报导了一例服用“浴盐”致死的案例[2]:这名40岁的男子在服药后,变得非常富有攻击性,情绪失控,然后出现了严重的幻想症状,撕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后跑到了街上。闻讯而来的警察想要将其送往医院,却遭到了这名男子的激烈反抗。为了保护他和周围的人,警方不得已使用了电击装置,而他此刻似乎变得力大无穷,居然连续电了3次才将他制服。被送到医院后,他出现了心跳加快、血压下降、贫血的症状,尽管经过全力抢救,还是在入院42小时后被宣布死亡。

  从这些案例中,不难看出服用“浴盐”的后果:除了身体上的危害外,强烈的幻觉使得这些患者意识紊乱、行为失常,如果碰巧还是个身体健壮的人,则很容易作出伤害他人的举动。而根据一项调查,服用“浴盐”的人中超过80%同时还服用、可卡因、安定类药物或饮酒[3],药物间的相互作用使得他们的精神状况更加糟糕,无论是口头还是鸣枪警告,都没法让他们理解。同时,他们的感觉变得混乱而迟钝,即便子弹打中身体也未必能立即将其制止——这和影视作品中的“丧尸”特征完全相似。所以,如果“食脸男”真的是因为服用了浴盐而做出骇人的举动,也就属于意料之中了。

  1870年12月,在意大利帕维亚监狱,做为监狱医生的龙勃罗梭打开了意大利著名的土匪头子维莱拉尸体的头颅,发现其头颅枕骨部位有一个明显的凹陷处,它的位置如同低等动物一样。这一发现触发了他的灵感,由此他认为,犯罪者与犯罪真相的神秘帷幕终于被揭开了,原因就在于原始人和低等动物的特征必然要在我们当代重新繁衍,从而提出了他的著名的天生犯罪人理论。

  龙勃罗梭的天生犯罪人理论包括四个方面的主要内容:1、犯罪者通过许多体格和心理的异常现象区别于非犯罪人。 2、犯罪人是人的变种,一种人类学类型,一种退化现象。3、犯罪人是一种返祖现象,是蜕变到低级的原始人类型。4、犯罪行为有遗传性,它从犯罪天赋中产生。

  扁平的额头,头脑突出,眉骨隆起,眼窝深陷,巨大的颌骨,颊骨同耸;齿列不齐,非常大或非常小的耳朵,头骨及脸左右不均,斜眼,指头多畸形,体毛不足等。

  痛觉缺失,视觉敏锐;性别特征不明显;极度懒惰,没有羞耻感和怜悯心,病态的虚荣心和易被激怒;迷信,喜欢纹身,惯于用手势表达意思等。

  尽管随着后世研究的深入,龙勃罗梭的观点受到彻底批判,基本被否定。但是用自然科学的方法研究犯罪原因的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据新闻报道,今天科学研究证实,一个名为“MAO-A”的基因和犯罪行为有关,它会在大脑中分泌出一种促使暴力行为的化学物质,而这种基因在遗传给下一代的时候,其影响可能会更强。

  理论上而言,一个人要到25岁的时候,大部分的眼窝前额皮层才能“成熟”。因为大脑损伤发生的确切时间是决定变态杀手类型的重要因素,因此要使MAO-A基因以暴力的形式呈现出来,必须是在相当早期,即青春期之前,身处于某种极度受创的环境中,这种创伤不是指打屁股之类的生活压力,而是真真实实地目睹或身处在暴力之中,这是使镜像神经元系统运作的方式。也就是说,一个拥有暴力基因的人亲眼目睹越多暴力事件,他转变为变态杀手的可能性就越大。(以上部分内容来源于果壳网)

  具有标本意义的奇卡缇洛案。1982至1990年间他疯狂作案12年之久,尽管他最终被裁判要对约53起谋杀案负责,但许多学者认为奇卡缇洛大概共犯下了70宗命案。

  由于其一贯将被害人开膛破肚的残暴手段,奇卡缇洛被冠以“开膛手”的绰号;又因为他经常将被害人诱骗至森林地带杀害并掩埋尸体,也被BBC等媒体称为“森林地带杀手”。

  1995年一部名为《公民X》(Citizen X)的原创电视电影诞生,它的原型正是奇卡缇洛。电影表现了破案的艰难历程。

  对变态杀手的学术研究必将继续,甚至在媒体上,他们的成长背景也正被深刻地观察,但是人们对他们仍然知之甚少。更加审慎的态度是必须的,尽管极其罕见,社会和个人对变态杀人犯罪的正视和警惕不能没有。

  一般犯罪学理论认为,在概率上,普通人一生中大概会遭遇3次犯罪,并且其中1次为致命的威胁。尽管遭遇变态杀人犯罪的几率会更小很多,但是一旦遭遇,人身安全风险将会剧增。这有必要引起普通人的重视,懂得有意识地识别和规避风险。

  “在我们生活当中,如何去识别这类人,甚至要防范他们的危害行为,这些特征还是很容易找到的。比如,某个人跟家人的关系相当糟糕,甚至没有亲情;个人情感关系方面也很空白,没有恋爱,没有婚姻;第三个特征是没有朋友,不跟任何人保持私密关系,表现得还比较礼貌。这三个特征都很明显的话,这个人应该在我们社区管理中,或者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一旦发现这种人,就要保持警觉,但也不要恐慌。也就是说,还要结合他的一些其他方面的表现,比如他有没有过不良记录,有没有前科。关注这些以后,如果有,我们就要引起警觉,保持一定距离。”

  在公民X案件中: 由于苏联一直不承认社会主义国家存在连环杀手,媒体也一直宣称连环杀手是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衍生物,这对案件的侦破方向产生了错误的引导;新闻媒体对此的报道空白,致使人们对社会上潜伏着这样一个恶魔一无所知,从而缺乏应有的警惕性;是造成奇卡缇洛能够疯狂作案12年之久的重要原因。

  云南晋宁系列杀人案中,虽然当地警方百般辩解,但各方普遍认为,此案就是当地警方不重视、不作为,“拖”出来、“累”起来的大案。

  虽然从程序上说,警方确不可能对每个失踪人口都立案调查,但人员连连在某区域失踪,就不仅是失踪案那么简单,警方理应重视,这是职责所在。但事实却相反,当地警方不但不立案,反指报案人造谣,致使案件一拖4年,累积成惊天大案。

  诚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对刑事案件保持令人满意的高破案率,甚至,很多案件会成为历史悬案,比如开膛手杰克,比如著名韩国电影《杀人回忆》中的案件原型。

  但是,及时的侦查介入,及时的信息发布,包括及时的社会动员,都是减少恶性案件的有力措施。只有以人为本,把人的生命置于至高地位,正视变态杀手的存在,才能做到这一点。

  韩国电影《杀人回忆》描述了一桩真实的连环杀人案,警察持续多年的追捕并没有获得成功。连环变态杀人案的存在与社会环境似乎没有关系,它只是以一定的概率出现在现实中。

  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是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间,于伦敦东区的白教堂一带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凶手代称。犯案期间,凶手多次写信至执法单位挑衅,却始终未落入法网。他已成为连环杀手的代名词,人们对他进行了多种文学想象,电影《来自地狱》(From Hell)就是其中之一。

  极端人格与极端犯罪虽然吓人,在现实中仍然是罕见的,不必为之感到害怕,但应当为之有所准备。

本文链接:http://dinetap.com/keposikelisidi/546.html